位置:好牛娱乐网 > 八卦娱乐 > 正文 >

让爸爸干一次再写作业13岁开始爸爸就睡了我

2021年06月17日 10:08来源:未知手机版

爸爸,我想,在现实生活中,我们永远不会,坐在一起好好的说话,聊天。这对于我来说是种奢望,但是你的女儿,想通过这种方式跟您说说话,在这个看不见的时空~~心灵的空间,烹茶聊天。...

文章:让爸爸干一次再写作业 13岁开始爸爸就睡了我 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问题,请与本站联系。

爸爸,这几年通过学习成长,我以为我已经从你的影响中走出来了,直到我意识到“我畏难”。在困难面前我容易退缩。心理学的朋友说,畏惧权威,跟父亲有关。我想不会100%有关,但我想有关系。所以,我想跟爸爸好好的说说话。

爸爸,我想,在现实生活中,我们永远不会,坐在一起好好的说话,聊天。这对于我来说是种奢望,但是你的女儿,想通过这种方式跟您说说话,在这个看不见的时空~~心灵的空间,烹茶聊天。

爸爸,我想先敬你一杯茶,谢谢你给了我生命,并把我养大成人。可是爸爸,除了这一点,我不知道我再感谢你什么? 因为我从小到大都怕你。因为这份害怕,我跟你之间的关系很疏离。

爸爸,你知道,我为什么怕你吗?因为你的严肃,因为你的不苟言笑。在我的记忆中,你很少对我笑过。我搜索不到,你对我笑的画面。所以我跟你的关系是冷的,是僵硬的。

一直都记得妈妈对我说过得话:在你很小的时候,有一次你很调皮,你爸爸要打你,你围着家里的墙根跑,那么小,肯定是跑不过大人的,最终还是挨了你爸爸重重的一巴掌,屁股上留下了红红的手指印。然后,你跑着去奶奶家,跟奶奶告状,说爸爸打你。

写到这,我不知道是哭还是笑。想哭是因为,爸爸下手那么重。想笑是,那么小的我,居然知道挨打要逃跑,被打后,还跑到奶奶家告你的状。我想这就是我骨子中的那份倔强吧。

妈妈还对我说过,小时候,你从来没有抱过我。也许一次也没有,有点夸张,但我相信妈妈的话。我的身体告诉我,我没有被你抱过的记忆。也没有你陪我玩过的画面。

在我参加“童年,是什么给我力量”的工作坊,当我顺着一条河流,回看我的童年的时候,当我想到,你从没抱过我,也很少对我笑,甚至都没有陪我玩过时,我特别的委屈,眼泪止不住的就流下来。甚至一个人,故意留在最后,嚎啕大哭。边哭还边对自己说:接受吧!爸爸就是这样。

爸爸,你知道为什么当我考上高中,住校时,我是那么的开心。因为我终于不用在家看爸爸的脸色了。不用再忍受爸爸的唠叨了。不用再忍受爸爸在家时,家里的“低气压”。爸爸这种低气压,让我很压抑、很紧张,让我整个身体是蜷缩的,而这种氛围是家里的常态。爸爸,直到现在,我的身体都不是活泼的,无法完全打开。

爸爸,从小到大,你没有说过一句夸奖我,赞美我的话,这是真真实实的。你的语言里,只有啰嗦、不满、指责、批评与比较。我就是在这样的语言环境中长大的,为此,我缺乏自信,有种深深的自卑感,自我价值感和认同感很低。而我也复制了您的语言模式,为此,一直以来我的人际关系都不是很好。

曾经有一位老师,问我一个问题,如果用一个比喻,来形容你和父亲的关系。你会如何描述。我想了想说,我和爸爸的关系,就如同爸爸是一只老鹰,我是一只兔子。见到爸爸,我就想躲,生怕爸爸俯冲下来,把我叼走,把我吃了。

爸爸,这就是女儿和你真实的关系。直到现在,我都记得,妈妈对你生动的描述:你爸爸整天就是吹胡子瞪眼,脸一耷拉,跟驴脸似的。谁看了都害怕。 是的,爸爸我怕你。我对你的怕,都不需要你说话,只要你一瞪眼,我心就哆嗦。

而且不仅我怕你,弟弟妹妹们都怕你。小时候,我和弟弟妹妹们在家玩,只要你一回家,我们就四散逃蹿,夺门而出。

爸爸,说了这么多,似乎女儿在控诉你。可是女儿这次跟你好好说话,不是为了控诉你。而是跟你说出,我的害怕。说出,我和你真实的关系。

爸爸说到这里,我要敬您第二杯茶。刚才我说,除了感谢你给了我生命,把我养大,我不知道我还感谢你什么!其实那样说对你不公平。爸爸我能感受到你对我的爱,尤其是在大的人生节点上。

我记得,我上小学一年级的那年的春节,你骑着自行车带我去赶集买新衣。我看中了一件橘黄色的毛茸茸的外套。可是这件衣服并不便宜。最后把整个集市狂了一圈,都没有我喜欢的。您还是把这件衣服给我买下来。

我记忆中,这件衣服15元钱。30多年过去了,至今我都记得我坐在自行车上,你给我买衣服场景。记得我穿上这件衣服开心的模样,和别人对我的夸赞。当有人问我:这件衣服是谁给你买的?我得意的说:我爸爸给我买的。这声爸爸,我叫的特别自豪。

在我上初中时,莫名其妙的,我生了一场病,而且还生了很长时间。发烧头疼,在农村的医疗诊所里,怎么看都看不好。家里人就胡思乱想,是不是我生了什么大病。于是你带我去县医院做头部检查。那个当下,我感受到了你的不安、紧张和害怕。而你的这些感受是源于对我的爱。

当我从检查室出来时,我看到了你眼角的泪水,而你急着擦去,不让我看到。当医生告诉你,我没事时,我看到你的如释负重。

回家的路上,你骑着自行车载着我,一路无言。但坐在车后座的我,看着你头上的白发,我偷偷的哭了。

在我上高中时,我想要辆新的自行车。因为骑着一辆老旧的自行车去上学,在同学中有种自卑感。家里当时经济条件挺拮据的,然而你还是给我买了一辆二手的八九成新的二六自行车。我特别喜欢,也特别开心。然而没骑多长时间,自行车被偷了。然后你又给我买了一辆,可悲的是,没几天自行车又被偷了。

我至今都记得,我当时忐忑和无助的心情。不知道如何跟你和妈妈说这件事。当我鼓起勇气,跟你和妈妈老实交代自行车被偷的事时,我内心特别的委屈、冤枉,加上害怕,我整个人哭成了泪人,蹲在地上,缩成一团。

妈妈狠狠得骂了我和那个偷自行车的贼一通,似乎气得要动手打我,但还是忍住了。我本以为你会再骂我一通,揍我一顿时,你却说了一句:丢就丢了吧!那一刻,我觉得我从深深的自责和恐惧中,解脱出来了。我整个人都摊在了地上。

上大学时,家里经济仍然困顿,可是你和妈妈还是东借西借的凑够了我的学费。在筹集学费的那段日子里的某一天,我和你在地里干活,看着你拿着铁锹干活的背影,看着你新添的白发,我默默地流泪了。

当我打着“不想让你们再我为上学而操心学费”的幌子,任性的中途退学时,你没有指责我什么。我又一次如释负重。从愧疚感中逃脱出来。

因为夫家,亲人关系不是很好,我对爱人的老家也没有什么情感,当我提出我想在咱家盖一处房子时,你也同意了。把家里一块田地,让我用来盖房。而且我和爱人都不在家,是你张罗着把房子给我盖起来的。虽然事后,你跟我多要了一些房子钱,但我也觉得是应该的。在我们老家的价值观里“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管不管我都是应该的。

2013年我养胎,生孩子,坐月子,孩子的满月酒都是在咱家办得。当时公公已经去世了,婆婆病重在床都需要人照料,爱人家里不适合养胎。所以我在咱家蹭吃蹭喝近半年,你也没说什么。

后来,一位村里的婶婶跟我说:霞儿,哪有生孩子坐月子在娘家的。按照习俗,这样做,对娘家人不好。我笑着啥都没说,您和妈也没说啥。只说了句:总不能让孩子生孩子还受罪吧!

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自从有了女儿,你变得爱笑了。好像女儿的到来,让我们父女之间的关系在不知不觉中,一点一点的变好。而恰巧的是,女儿出生的那天腊月二十三/小年,是你的生日。

从那以后,女儿的生日都是和你一起过得。似乎女儿的到来,有一个原因,是为增加我和你的连结而来得。 所以爸爸,想到这些大事大非面前,你对女儿的关怀,我已经很知足了。谢谢爸爸为女儿做的一切。

爸爸,女儿敬您第三杯茶。敬您这杯茶,是想告诉你,女儿长大成人了。我已经有能力走出你对我的影响。不再复制您对我的模式。我自由了,解脱了,更有力量了。

爸爸,你知道我为何会这样说吗?就是在我觉察到,我畏惧权威,而又不再逃避,去面对我人生的困难时,我重生了。我上半身的卡住的情绪释放了,前胸不再堵塞了。

爸爸,您知道,为何今年我才跟您说:女儿长大成人了吗?我想因为“水到渠成”了。经过这么多年的成长,这个“大”人,会通过这种方式跟父亲和解,与父亲建立更深的连结。从父亲那里获得男性的力量。也透过父亲,连结到家族里的男性祖先的力量。你们的生命可以透过我传承,从而我更加勇敢无畏,打开更宽广的世界。

这个“大”人,学会了为自己的生命负责。不再推脱责任,臣服于命运。而这种臣服,让更多的力量和可能进入到我的身体。很早之前的我还会埋怨,为何我没有出生在一个富有的家庭?为何我的父母没有文化?为何我的父母不能更好的帮助我?然而现在那个“小女孩”不再抱怨,不再期待。这一切都是我的选择,不论是出身,还是经历的种种。都是我的选择,是我选择你们做我父母的。是我选择,通过你们来到这个世间的。

这个“大”人,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虽然我和爱人并不富有,但欲望不多的我,却很知足,很安心。而且我也相信,自己有创造财富的能力。我也可以拿出钱孝敬你们,虽然钱并不多。虽然我还做不到让你们老来无忧。

爸爸,我长大了。透过跟你的和解,我学习着不再把“你”投射到我爱人身上,不再投射到这个家庭,和他人的关系上。而我也早已不再复制你的语言模式。

爸爸,我好想跟你分享我成为“大”人的喜悦,好想抱抱你。虽然在现实生活中我做不到,但至少在我心里做到了。

爸爸你没有给我语言上的爱,没有给我肢体上的爱,但你却给了我的行动上的“爱”。而我接受这种爱的方式了。我接受,今生父亲用这种方式来爱我。

本文地址:http://www.hnnjjl.cn/bgyl/179348.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