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好牛娱乐网 > 综合资讯 > 正文 >

男生暗恋你的20个动作,口述老师两瓣湿乎乎

2020年06月01日 11:16来源:未知手机版

 

地面抖了一下。

不对,是趴在地上的爆豪胜己在颤抖。

“你——他——妈——”

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声音一听就充满了杀伤力,千命反应迅速地后退,爆豪胜己翻身而起的那一记后旋踢呼啸着落在地上,“砰”的一声,千命瞥了一眼周围晃动的桌椅——这比他本人落地时的声音震撼多了。

她有理由怀疑爆豪胜己想打死她。

暴躁老妈的脸色看起来就让人头皮发麻,但鉴于他平时也是一副“无聊去死别烦我”的样子,所以搞不好他的情绪现在十分稳定。

她听到对方情绪稳定地怒吼:“去死吧!”

“……”

他动作利落地扒了外套向旁边一甩,在布料鼓风的猎猎声里,校服衬衫向上卷起露出遒劲的手臂,然后一言不发地冲过来,拳风几乎是呼啸着砸向了千命的脸!

骨肉相接的声音即刻响了起来,千命单手接住爆豪胜己的拳头而后向前一拉,另一只手按住他的肩膀抬腿就是一个膝击。

“啪”的一声!

膝盖重重撞上他的掌心,皮肤与皮肤重击发出的脆响在无人的教室像爆炸一样回荡,爆豪胜己钳住她的膝盖不放,在没有手的情况下,抬腿就去扫她的下盘。

这是一场很纯粹的体术搏击,桌椅遍布的狭窄的空间让两个人的活动范围变得非常有限,但这一点都不影响爆豪胜己揍过来的气势,在窗户紧锁的情况下,他一个人凭着拳脚的力道就掀起一阵又一阵的狂乱气流。

“请你冷静一下。”

终于把怒气值满溢的爆豪胜己成功按在地上的时候,千命脸上有一小块擦痕——这个人的个性能让他的移动轨迹完全不遵守基本法,而他对自己的个性掌握得非常娴熟,即使不对敌人释放,也能保证每一次的轻微爆破起到干扰的作用,在不能把他打死的情况下,空手活捉还是很费了一番力气的。

爆豪胜己在她手下安静了一秒——然后再度暴起准备将她从身上掀下去!

冷静?他现在冷静得可以手撕欧尔麦特!

千米接住他的肘击,思考了一下自己要不要卸他两个关节:“你听我说——”

“好啊,我听你解释。”

“咣”的一声,那是爆豪胜己的胳膊被强行按在地上的声音。

“……”

“……”

这个回答显然不属于在场的两个人之一,千命扭过头,看到心平气和的相泽老师杵在门口,属于三十岁成年男性的脸上写满了慈祥。

“说吧。”

英雄橡皮头反手锁上了教室门,看都没看,就只是胳膊扭向身后抬了一下,然后金属精密运作发出“咔哒”一声,清脆得让人头皮发麻。

相泽老师的情绪看起来特别稳定。

“做值日的时候拆房的理由是什么?”

千命手下一松,爆豪胜己立刻从她手下挣脱爬起来,顺道给了她一个一点都不隐蔽的“老子要弄死你”的眼神。

然后一抬头就对上了相泽老师ver.英雄橡皮头版本。

…………

…………

身为一个成年人身兼一个合格的英雄,相泽消太拥有着优秀的情绪控制能力,秉持着男女平等的原则,他很克制地把两个人都抽了个半死,然后布置了万字检讨。

一天过去了,主线任务“起一个英雄名”进度为零,支线任务“安抚爆豪胜己”进度倒退,领取了名为“万字检讨周一收”的新副本,千命被相泽老师敲得满头是包地回到了家。

今天好长啊,为什么还没过完呢。

今天实在是让人身心俱疲,回家之后面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里发凉的空气,千命揣着抱枕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团,支着小桌板努力完成相泽老师布置的检讨。

众所周知,写检讨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情,哪怕千命也不能幸免。

在努力写了五千字之后,她的耐心终于告罄,连续几天的疲劳积累在这一刻爆发,她选择任性地放下笔睡觉。

但这一觉并不安稳。

她甚至怀疑自己没有在睡觉,闭上眼带来的不是安静和虚无,而是滚动的记忆胶片。

她的意识飘忽地沉下去,沉到地面上,西式别墅的走廊宽敞而精致,黑金砂的硬质地面因为头顶的水晶灯而泛起恢弘的金光,细碎的光点像星光点缀的夜幕,在脚下延展成长长的道路。

她最喜欢追着灯光撒下的轨迹在地面上蹦蹦跳跳地跑过去,她甚至丈量过步伐的幅度,希望有朝一日能和爸爸一样一步跨过一片星河。

但她长得太慢了,整整一个月也没能办到,连咪呜都从一只步履蹒跚的小奶猫开始变得能蹦会跳,有时候他从面前蹿过去的时候,她甚至会追不上他的步伐。

但他忽然就不能动了。

在东侧采光良好的房间里,她抱着他,希望他能像以前一样凑过来舔舔自己的脸,可惜他没有任何反应,就连胸膛的起伏也在逐渐微弱下去。

她拒绝他会死的这一事实,即使她还不能理解“死”到底是什么东西。

“它要死了,你没有必要为它花费多余的心思。

“它跟你并不是同一物种,不值得你辗转反侧、日思夜想。

“耽于情绪只会让你止步不前,更何况只是为了一只畜生。

“你现在做的事情没有任何意义。

“杀了它,千命。”

——动手。

——……

夜刀神千命养过一只猫,叫咪呜,那是一只漂亮的挪威森林猫,有柔顺飘逸的橘色毛皮和深邃如树海的绿眼睛,粘人又胆小,会每天缠着主人求抱抱,被人抱出去的话会吓得喵喵叫着往家里跑,喜欢让人顺毛但讨厌别人碰爪子,但却会在她情绪不佳的时候伸出肉垫按在她的额头上。

后来她杀了它,因为爸爸说它和她不是同一个物种。

翻卷的皮肉流淌出止不住的血,先是红,然后凝固成黑,将动物柔亮的皮毛玷污成一团又一团的硬块。

七岁那年,夜刀神千命终于学会了悲伤。

千命睁开眼睛,被一片宁静的黑色包围了。

有别于光影变幻的梦境,现实反而显得沉重黑暗,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怀疑自己颠倒了梦和现实的界限,好像她刚刚因为忧思过甚而倒下,于是现在意识深陷在无边的虚无里。

但她很快意识到眼前的是被子的细密纹理。

她掀开被子,晦暗的房间在眼前勾勒出刻板的轮廓,她一边勒紧抱枕一边坐起来,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发了一会呆。

凌晨两点。

房间很暗,千命混沌的大脑里没有“开灯”这个正常选项,于是她下意识地拉开窗帘,“哗啦”一声,光像水一样倾泻而下,窗外有繁星皓月,与昏黄的路灯一起在人间撒下柔和的光辉。

夜半时分的街道安静得没有任何声音,对面的整栋公寓楼都熄灭了灯光,黑漆漆的窗户一扇一扇井然有序地排列在眼前,她的目光从下扫到上,又从上扫到下,没有找到任何一家亮着的灯火。

千命呆了很久才意识到自己在看什么。

爆豪家的窗户也是黑的。

爆豪胜己一看就是没有经历过生活毒打的幸运儿,天赋超群所以对凡人不屑一顾,手握力量觉得自己什么都能办到,于是昂首挺胸笔直前行,哪怕看到壁障也会狞笑着一拳轰上去。

真让人羡慕。

让人羡慕的爆豪胜己正在梦里和人打架。

敌人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爆豪胜己一定会赢,他一个爆炸下去对面炸起来一片,滚滚浓烟从地面升起,扑面而来的都是凛冽的凉风。

……凉风?

他倏地睁眼,天花板模糊的轮廓迅速变得清晰起来,爆豪从床上翻身而起,并不太坏的夜视能力让他一眼就看到了靠在书桌边的人形轮廓。

凉意像是沉重的干冰一样在室内缓缓散开。

窗帘拉得很严,所以那绝不是外面吹来的自然风,爆豪胜己眯起眼睛,听到脑海里有什么东西疯狂地拉响警报。

柔软的白色发丝,在无光的房间里蒙上灰色的阴影,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一部分搭在肩头上,另一部分自然地滑落到锁骨的凹陷处。

吸收了月光的磷叶石矿在夜色里散发着幽光,从上面掰一块下来,就形成了那一双幽艳到摄人眼睛。

爆豪胜己觉得自己还没睡醒。

这是什么,梦吗?他梦到的这是个啥?

有一句话叫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他是白天没看够所以半夜又梦到了她?

爆豪胜己,梦到了,八重齿。

从构成来讲没有任何问题,但这句话怎么到处都透着诡异的感觉?!

他觉得自己应该去治治脑子,比起那个,这个八重齿好像哪里不太对。

“爆豪……”纤细得像是三味线一样的声音从对面飘过来,“警惕性很差啊。”

爆豪胜己:“……”

爆豪胜己:“……”

爆豪胜己:“??!!!”

卧槽这玩意这他妈是真货吗?!

“哐当”一声,夜晚超过二百分贝的扰民响动震撼了整条街道。

“怎么了怎了么?”

门外响起噼里啪啦的脚步声,然后爆豪光己一边“哐哐”敲门一边发出有点惊慌的声音,“臭小子?发生什么了?”

“啊,没事。”爆豪压抑着呼吸的声音隔着门板飘出来,“看到了一只蟑螂。”

敲门声停住了。

爆豪光己像是在消化这句话,敲门声并着混乱的呼吸都停了好一会儿,过了半晌才终于反应过来,然后长长呼出一口气。

“真是的,别吓人啊。”

然后她“砰”一声推开了门!

大敞的落地窗灌进一阵凉风,淡蓝的窗帘在风压的作用下“呼啦啦”地扬起来,月光几乎是汹涌着从天上浇下来,像怒涛一样流窜过房间。

书桌旁散落的书堆被月色照亮,最上方厚重的书脊反射出莹莹的冷光。

爆豪胜己拎着另一本砖头似的大辞典看着自家老妈,爆豪光己保持着豪爽的开门姿势瞪着自家傻儿子,两个人互瞪了半天,场面一度安静得让人尴尬。

最后爆豪胜己首先反应过来:“老太婆你干嘛?!”

“我以为你——”

一脸懵逼的爆豪光己下意识地想要回答,张嘴的瞬间对上自己儿子那张臭脸,她立刻就清醒了,条件反射地一巴掌扇在他脑袋上:“凶什么凶,你大半夜的扰民还怪别人担心?!”

爆豪胜己得到了一顿爱的暴揍后瘫痪在床上,比他还扰民的亲妈“砰”地关上门走了。

房间里安静下来,窗帘汹涌的幅度逐渐恢复平静,窗外的月光在窗帘下落的轨迹中被一寸寸切断在外面,只留下一丝极细的微光,在房间里汇聚成人形,轻盈地落在地上。

“你怎么还在这?!”

爆豪胜己人生里第一次感到了词汇量的不足,他都不知道自己应该先骂人还是先提问,“你到底怎么进来的?!”

“锁有用的话。”害他挨打的罪魁祸首看起来一点愧疚都没有,她甚至有点诧异地看着他,神色非常理所当然,“那就不需要法律和英雄了啊。”

“……”

这狗屁逻辑可真他妈够自洽的。

爆豪胜己告诉自己不要和神经病计较,然后他发现神经病准备和他计较。

那个神经病劝人的时候还特别有条理。

“请冷静一点,你打不过我,响动会惊醒光己阿姨,我随时可以扔下你跑掉,最后留你一个人解释不清楚情况然后继续被打。”

“……”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这个半夜跑到他房间里理直气壮耍无赖的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八重齿你人格分裂吗?”

“根据sds指数来看,应该还没有。”

谁特么要你回答了!“老子在讽刺你!!!”

“嘘——”千命皱眉,竖起一根手指示意他噤声,“请注意素质,半夜声音太大会扰民的。”

“?!!!??”

我他妈——你他妈——神他妈扰民!你一个私闯民宅的精神病还好意思提素质?!

爆豪胜己感觉自己有点眩晕,可能是因为缺氧,但更可能是被气的。

半夜炸了自己的房间确实太扰民了,所以他咬着牙表示:“滚出去。”

“我睡不着。”

“你睡不着干我屁事!”

“嗯……”对面的神经病顿了一会儿,看起来竟然有点委屈,“但你睡着了啊。”

“???????”

爆豪胜己从这段扭曲的对话里得到了一个神奇的逻辑:我睡不着,但你睡着了,所以我站这里防止你睡着。

这他妈到底是哪来的恶霸土匪!!

“我能问个问题吗?”

“不能,滚。”

“为什么要做英雄?”

“我说了不能!”

“哦。”千命不以为意,“对爆豪而言,英雄是什么?”

“……”

她这幅认真求学的姿态实在是太诡异了,爆豪胜己偏差值超群的优等生大脑逐渐得到了一个结论:半夜三点,黑灯瞎火,班级里最有名的自闭症儿童撬了他的锁跑到他的房间——你以为她是在梦游?

不,她想和你谈心。

艹(三语)。

半夜好像开启了她的什么开关,那个一向只会“嗯啊哦”的家伙忽然之间就口齿伶俐思维活络,爆豪胜己活了十五年都是让别人头疼的人物,多数人提起他的评语是“自尊心高”“不听人话”,他现在希望这么评价他的人都来看看对面的这个玩意,这才他妈是不听人话的最高境界,刀枪不入百毒不侵,仗着武力横行霸道无人能管。

“你能不能听人说话!”

爆豪胜己的怒火蹭蹭上蹿,对面那个神经病被吼了之后竟然还一脸理所当然:“不是你想看的吗?”

她歪头看过来,狭长下垂的眼尾勾出一个有点犀利的角度,颜色浅淡的睫毛在黑暗里颤抖,好像有什么病质的黑气从里面溢出来,缓缓地缠绕在她身侧。

“???”

他想看什么了?

在这个强词夺理的过程中,爆豪胜己忽然就意识到了异常。

他现在面对的,是一个没有在笑的九护千命。

在无光的房间里,像月色雕琢成的人形,她歪着头看过来,双眼里面无星无月。

“……”

对上那双像是北极冻土一样的眼睛,背脊上有电流一路流窜到大脑,在强烈的刺激之下,被怒火点燃的神经忽然就冷静了下来,他下意识地想起了晚上那段打架。

——你他妈能不能别笑得像哭一样。

完全回应了他的愤怒,不笑的九护千命现在就在他眼前,苍白到没有血色的脸在黑夜里几乎散发出冷光,让她整个人都呈现出病态的质感。

她只是安静地站在那里,他却觉得尸体在她脚下堆成尸山血海。

然后他看到她笑起来,那个柔和到让人烦躁的假象就又重新将她笼罩。

“我失礼了。”千命微笑着表示,“晚安。”

“……”什么晚安?

这个突然的转折闪到了他的大脑,一直到她掀开窗帘跳出去,爆豪胜己都没能反应过来,等到大脑开始运作,他迅速跑到窗边——外面空无一物,只有风在街道里像幽灵一样曳动。

经过这个惊吓,爆豪胜己完全不想睡了,他走到床边坐下,看一眼闹钟——凌晨三点。

八重齿那个畜生!

他一拳砸在枕头上,手下不太正常的触感让他下意识地抬起枕头,一柄不属于他的折叠刀躺在那,在黑暗里散发着危险的味道。

他忽然就理解了那个“警惕性差”的意思。

不知道多久,在房间里有另一个人的情况下,他在无梦的酣眠里毫无防备,哪怕对方在他枕头下塞了足以致死的凶器。

这柄刀像是在提醒他:看,九护千命其实是这样的人,你想看吗?

——想看吗?

完全没有睡意,爆豪胜己握着刀冷静地坐到了早上五点。

五点是什么概念?

深夜时间过去了!现在上班没有加薪了!工地可以开始工作了!多少分贝的噪音都不会被人告上法庭了!

极有素质的爆豪胜己冲出家门,轮着拳头在九护千命的家门上敲出二百分呗的巨大噪音!

“八重齿你给老子滚出来!”

隐藏在笑容背后的九护千命病态而骄纵,蛮横无理还嫌弃你态度不好,强词夺理臭不要脸,整个人就是个大写的小王八蛋。

——你想看吗?

看屁,先打一顿再说。

本文地址:http://www.hnnjjl.cn/zhzx/175505.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