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好牛娱乐网 > 综合资讯 > 正文 >

征服美艳护士,贞洁美妇沦陷失贞

2020年06月01日 11:17来源:未知手机版

 

第二天一早,佐助按照卡卡西的吩咐每吃早饭很早就出门了,他走的时候我正优哉游哉的在吃早饭。

他怪异的看我一眼,“你不去吗?不是说了你是副导师?”

“NO,NO,我这个副导师是只拿工资不干活的,照顾你们这群小鬼的工作还是交给卡卡西前辈好了!”我摇着手指再跟他诉说我我成为他们的副导师中间的黑历史。

“三代一定是疯掉了吧!”佐助满脸黑线。

“喂喂,你这样说三代火影会哭的呦!话说你真的不吃点东西再走吗?”我往嘴里面塞了一口面条。

佐助一脸拽拽的丢给我一个“你没救了!”的眼神离开了。

傻子,去吧去吧,去得那么早待会你就该知道苦了,卡卡西爱迟到那是木叶出了名的,他大爷都不知道在人生的旅途迷路多少次了。

我撇撇嘴,时间还富裕,估计卡卡西到中午是不可能到的,待会干脆去买点菜晚上做饭好了。

……

我料想的没错,快中午了,我到了那里卡卡西还是没有到。

再看第七班的各位在灼灼烈阳下被晒的像一根根的蔫黄瓜,卡卡西,你就是那么摧残木叶未来的花朵的吗?作孽啊……三代火影会哭的,你老师四代火影也会哭的。

“呦!大家早~”正当我浮想连篇之际,卡卡西神出鬼没的出现在我身后。

“太慢了!”三人同时大喊。

……

卡卡西向三个小鬼讲述了这次野外生存训练的主要内容:在中午十二点前,抢到他手中的铃铛,铃铛有两个,可是人却是有三个,抢不到的人就没有便当吃,只能被绑在木桩上看着别人吃,而且不仅如此,还要做任务失败,回学校重修。

末了末了,卡卡西还加上一句,“你们必须抱着杀死我的觉悟,才可以抢到铃铛。”

不过话虽是如此,但是依照卡卡西的性子,这场考试的内容应该不仅仅是抢到铃铛那么简单,应该还有什么隐藏的内容,我想了想,“那个,我想问问,我该干些什么,是跟着他们凑热闹一起抢铃铛还是前辈你把铃铛给我一个我帮你一起?”

卡卡西黑线了,沉默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下一个瞬间,他从他的忍具包里面掏出一本泳装美女封皮的书递给我,“你什么也不用干,在这里看会书就好了!”

我也默,然后口吻平静的叙述,“前辈你确定你要把这种限制级别的书给我看吗?我只有十六岁,还没有成年。”

卡卡西把书收了回去,又翻了翻自己的忍具包,确定没有别的什么东西能给我排遣好让我不用去打扰他的物品之后,他毅然的掏出一大把千本递给我,指着不远处的树林说,“你可以拿这些千本去插树,也可以用豪火球之术去烧树,当然烧完了请用水遁忍术把货浇灭以免酿成火灾,谢谢合作,你可以去了!”他做出一个好走不送的手势。

我悲痛的看着他觉得我也不可能召唤梦魇出来纠缠卡卡西报复他敢轻视我的仇,那样明显不明智,而且这个家伙很有可能惹不起我把气全部撒在三个小鬼身上,痛定思痛了半天,我问他能不能去溜达溜达,结果卡卡西点头同意了。

我含着热泪看了佐助鸣人小樱一眼,毅然转身离去。

“卡卡西……老师……你确定这样让她走没有问题吗?”佐助不确定的声音。

“绝对没有问题,她呆在这里只会捣乱,难道你们不想考试了么?”卡卡西肯定的声音。

“要是绯白姐在的话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的!”鸣人有些惋惜的声音。

“不管绯白姐在不在我都会好好表现给佐助君看的!!”小樱花痴的声音。

很显然的,对于我的离去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

其实这段也没啥好说的,等我溜达完了回来正好赶上卡卡西对着那三个说你们合格了之类的云云,好吧,我发现副导师这活真不是一般的好做,根本就是属于白拿工资的类型嘛……

“演习到此为止,全体及格。第七组明天开始出任务!”卡卡西总结了一句。

一天的劳碌到此为止,互相到过别后,我拉着佐助回家,回那个空空荡荡却又充满了回忆的家,那算是家吗?

踏着夕阳而归的时候,佐助开了口,声音有点郁郁清清的味道,“绯白……从今天起……我是忍者了……”

我又想起了从前,那个时候的鼬总是会在他没有任务的空闲时候去接我放学,然后两个人一起踏着夕阳回家,男孩子的脸在夕阳下仿若被镀上一层金边,美好的不像人类。

我是那么的想念他,整整四年了,我是那么的想念他……手在袖子下一点点的拢紧,不自觉地把握成拳头,“我知道……”我不咸不淡的回答,“佐助,你做的很好了,没必要为今天自己的失误而自责的!”

“不……还不够……”耳边传来少年低哑的声音,“我还差的太远,我还太弱了……我还不足以杀死他……”最后他说,“我恨他……”

彻底的,深深地沉沦在仇恨中的少年……鼬,这是你的目的吗?

四年来,眼看着当初因为灭族而狼狈到了极点的孩子日复一日的成长为了现在执拗的少年,再也不复往日的天真,在我看来,还不如杀了他,让他的天真一直保留在那一刻的好。

我很害怕。

我很害怕终有一日佐助变得强了,强的超过了鼬之后,佐助会去找鼬报仇,然后杀死鼬……依照现在的这种情况来看,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总是会有那么一天的。

我是如此的害怕,见不到他总比知道他死去的消息要好,我一直相信着,鼬还活着。

我是那么的思念着他。

但是每每想起,都是痛。

“走吧,不要再说了,我们回去吧……”我听到自己平静的声音。

你总是这样的……你的眼里只有他……不管是什么时候……为什么?跟在我身后的少年蓦然捏紧了拳头……宇智波绯白……可是……你真的一点也不恨吗?

本文地址:http://www.hnnjjl.cn/zhzx/175511.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