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好牛娱乐网 > 综艺新闻 > 正文 >

新高达世纪有一个缓冲

2021年01月03日 07:49来源:未知手机版

新高达世纪有一个缓冲韩国综艺《我们离婚了》在还未开播时,就已经登上了热搜,激发了大家的无限遐想与猜测。东亚三国的观察类综艺本就钟爱婚恋题材,这下更是从相识、相恋、婚内的阶段,一下子拓展到离婚后的重逢场景。

节目正式播出之后,关于节目中出镜的“前妻前夫”相处模式和离婚原因等等的讨论,也立马成为了大家茶余饭后的话题。抛开镜头下的设计和表演成分不谈,不得不承认,新高达世纪新高达世纪《我们离婚了》确实提供了一种情境下的“真实”,是对名人生活祛除滤镜的过程。

正是这种袪魅与相对的生活化,牢牢牵住了观众的神经,让共情和宽慰成为了可能。哪怕这种屏幕内外互动建立在一种情感的残酷和破碎之上,也不失为一种新的突破。

真人秀作为一种节目形式诞生至今,其内涵和外延一直在变化和拓展,原有游戏和竞赛的成分在表面上逐渐降低,环节设置逐渐退居成一双“隐形的手”,通过遍布每个角落的摄影机完成对嘉宾生活的全面记录。“楚门的世界”的设定,已然成为导演组和嘉宾之间的契约,也是节目成立的前提。

假设导演组不会恶意剪辑是前提条件,那嘉宾在镜头面前几乎是没有隐私的,这个人的性格和价值观念会像食材出现在合适的菜品中一样,被呈现出放大的“本味”。这种放大镜下的真实满足了观众的窥私欲,正是真人秀对观众有源源不断吸引力的原因。

对《我们离婚了》来说,整个节目都建立在“离婚的人重新在一起生活”这个冲突之上,节目操作的难点——让有名气的嘉宾们同意与自己的前妻/前夫见面并相处——恰恰在录制之前就需要被攻破。

嘉宾们需要意识到,新高达世纪自己生活的任何一个细节和习惯都会被捕捉且赋予意义,并放到大众面前被评判和进一步揣度。新高达世纪而在“家庭”概念几乎成为集体无意识一样存在的东亚,离婚后的人一起生活可以被看作是大胆甚至是出格的,参加节目就意味着“家丑外扬”。随之而来的情绪必然包含着尴尬和无措,也一定会有陈年的矛盾围绕着专一、孩子、父母等话题展开,这些是非被重新放到台面上,没有逃避的空间,新高达世纪无异于一场公开处刑。

而嘉宾们明星的身份又大大增加了观众观看的爽感。观众站在上帝视角,有了天然的优越感,能意识到,这些婚姻里的鸡零狗碎并不是普通人才有的经历,像李莹河和鲜于银淑这样的明星,哪怕曾在荧幕上再光鲜靓丽,也和我们一样免不了俗。

而观察类真人秀又提供了棚内的场景,主持人和嘉宾与观众一起见证真人秀情节的起起伏伏,除了做一些基础信息补充的工作之外,又多了一层情绪的解读和对观众的陪伴。这种套娃式的观察结构,进一步弥合了受众和真人秀嘉宾之间的距离。

《我们离婚了》申东烨和金媛熙这对老搭档,颇有荧幕老伴儿的感觉,再加上有过离婚经历的女嘉宾和心理专家,对记录内容的解读就显得十分有说服力。申东烨由于和李莹河前辈熟识,站在男性视角为其辩白的样子卑微且尴尬,在提供了性别视角的同时又调和了气氛。

真人秀与其他节目形式甚至是电影电视剧的不同之处还在于,观众在观看时允许并期待着狗血情节的发生。这可能也是像《爱情保卫战》这样的“情感调解”节目多年来一直受到中年受众欢迎的原因。

李莹河对女明星过度关照让鲜于银淑误会;崔烤肉的父亲骂前儿媳紫苏为零分媳妇;紫苏妈妈让烤肉归还结婚时彩礼……这些事件可以用一地鸡毛来形容,却发生在真实生活里,倘若被写进影视剧,编剧一定会被大骂低俗无趣,但因为对象与场景的变化,就变得可以被容忍,甚至成为观众能够共情的故事。

爱情千古不变的题材,也是所有“故事”艺术永恒的主题。而所谓“悲剧是美好的事物被毁掉”,离婚可以被看作是一段美好的爱情终结甚至是破碎的标志。在离别的过程里,一定会有难以被描述的痛苦和各种复杂的情绪产生,当初有多美好,分别时就有多难受。《我们离婚了》就是把爱情当中最令人心醉和心碎的部分拿出来展示给大家看。

不仅展示,而且是以“回忆杀”的形式展示出来,原原本本还原出这一对对“神仙眷侣”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这整个爱情诞生又消亡的过程,几乎每个人都曾经历过,所以大家在代入时,几乎毫无障碍,就非常自然地理解并感动了。

而爱情故事好看,不仅因为每段感情的独特性和奇妙性,而且因为在感情里,人性里最无私和最自私的地方都能暴露无遗,从而也能在节目中看到人在处理关系时的共性和多面性。

这就需要节目组在最开始邀请嘉宾时,充分考虑到每对嘉宾的性格和相处模式,尽量区隔开,呈现出不同类型的婚姻关系、家庭矛盾以及彼此的遗憾。

离婚13年、曾经在一起生活了26年的李莹河和鲜于银淑之间,更像是许多长辈们一惯的相处模式,女性更多顾家,牺牲了事业,有情绪和猜测是更多憋在心里,直到积累成心疾。于是重逢的独处时间,新高达世纪自然成了怨念宣泄的唯一出口。男方则是怯弱当头,往往迟钝且不擅长沟通。

而肉肉和紫苏这一对,非常年轻,离婚仅仅7个月,仍然处在别离的阵痛期中。年轻爸爸带着孩子,妈妈想孩子想得发疯。两人之间的情愫仍然肉眼可见,但却不够战胜不过双方长辈的固执和偏见。

而第三对的宰勋和惠英,则是女方惠英更害怕动情和浪漫,自己坦言不适合结婚。

三对的遗憾和矛盾症结各不相同,新高达世纪却从不同侧面把家务料理、孩子照顾、事业与家庭的平衡和长辈压力等问题摊开,是现实生活里一对对情侣和夫妻相处模式的真实映照。

节目中独处的空间和镜头的聚焦,使得往日被逃避挤压的矛盾得以集中体现,推着嘉宾直面问题。所有的委屈、愤怒和不堪都爆发出来,戏剧张力和节目效果通通拉满。

从价值层面来讲,《我们离婚了》探讨的核心问题其实是“我们如何处理已经破碎的关系”。正如在场的心理学专业的嘉宾所言,“离婚不是为了更加幸福,而是为了减少不幸”。不是过分劝和,而是坦然地面对现实,能够放彼此一马,舒心地过接下来的生活。

除了记录和展示冲突,《我们离婚了》比其他节目突破的地方在于,给了这些嘉宾“重新来过”的机会。

如果不是在录制节目,可能常人很难再于曾经最亲密的伴侣开诚布公地交谈,面对彼此关系中的裂痕,新高达世纪甚至能够进一步去修复和弥补遗憾。从这个角度讲,嘉宾们是再替观众完成自己无法做到的心愿,从而收获一些宽慰。

在前3集的相处中,鲜于银淑的期待落空甚至失望落泪,一部分源于身边的李莹河恶习不改,依旧用与朋友聚会的空间侵占二人独处的时间,蜜月时被冷落的伤心被翻出来成了二次伤害。虽然不排除导演组私下与李莹河沟通的可能,但观众确实在第4集的再次相见中见到了他直接的改变。

而对于另外两对来说,尚且年轻的他们正好可以借此机会,新高达世纪磨合出一套对孩子更好的相处模式,弥补对于下一代的亏欠。

哪怕许多事情已经无法弥补,也应该彼此理解和原谅,这或许是《我们离婚了》能传递给观众的最治愈也最难得的部分。

最有趣的一部分是,当观察嘉宾和屏幕前的观众目睹了肉肉和丈母娘僵硬的关系和紫苏的爆发后,冲突到达了顶点,尴尬难以化解。而在《我们离婚了》设置的复盘采访环节中,导演把那些关键的片段和节点拿出来聊,让两人背对背坦陈心路历程。在这个环节里,紫苏非但没有沉溺在当时的情境中,反倒是体会了之前肉肉夹在自己和肉肉父亲之间的难处。

而肉肉的暴哭,不是因为受了委屈,却是因为自己的苦终于得到了紫苏的理解。这也恰巧是整集当中,最戳观众泪点的部分。

每对嘉宾这个环节的设置很巧妙,一方面是对背而坐的画面恰巧和两人离婚的状态相呼应,二是情绪释放和沉淀后,各自的立场得到解释,新高达世纪相互的理解成为了可能,而不再是一场关于共同经历的“罗生门”,观众观看冲突过后,心理上也能有一个缓冲。

虽然对一个综艺节目来讲,娱乐性肯定是第一位的,但这并不妨碍编导的编排之下,能够诞生一个个充满起承转合又有回味空间的故事。

话说回来,当国内的观众得知《我们离婚了》这个节目概念,纷纷期待着国内能有这样的节目,期待一对对已经离异的明星夫妻能够参加时,我们首先需要想的或许是,当下的舆论环境是否真的能像国外那样,允许明星也是一个个充满“瑕疵”的人,也能在犯错之后被允许弥补和改正,获得更多“复杂”生活的可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地址:http://www.hnnjjl.cn/zyxw/159548.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